时间:2022/8/17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佚名

鄂伦春族,有“林木中百姓”和“北山野人”之称的民族,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布特哈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和黑龙江省北部的呼玛、逊克、爱辉、嘉荫等县。

鄂伦春是一个游猎民族,游猎地域大体是以大兴安岭山脊为限,同岭西饲养驯鹿的鄂温克猎民地域互相分开,因为岭东的自然环境不生长驯鹿专门食用的“恩靠”和“来为特”等藓苔类植物,不适宜驯鹿生存。鄂伦春族从黑龙江以北迁来这里以后,因驯鹿灭绝,大部分猎民只能步行在原始森林中游猎。这种狩猎组织是非常古老的,以“乌力楞”为单位集体狩猎解决衣食问题,剩余产品不多,同外界没有发生交换,这种方式至少延续了几千年甚至更长。后来由于生产力的提高,枪支和马匹的使用,“乌力楞”由血缘关系的家庭公社发展为地缘关系的地域公社,但直到解放初,仍处于原始社会末期阶段,而未跨入阶级社会。

年,鄂伦春人巳经开始有了枪支,随着火器的传入,狩猎技术却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新问题:猎民必须以猎品换取火器和火药,这就要求猎民必须同外界的商人发生贸易,而当时的猎民同商人贸易不可能是“等价交换”,很难得到公平的交易,清初,方式济《龙沙纪略》一书记载康熙年间“以貉易釜”的事实,猎民要买铁锅,必须按铁锅的大小装满一锅貂皮,才能成交购得这口铁锅。由此可见,鄂伦春猎民狩猎技术的变化,使猎获品增加,然而猎民的生活却依然如故,很难积累剩余财富,可见生产技术的变化并未能立即引起鄂伦春游猎社会经济文化的迅速发展,始终没有跨入阶级社会。

千万年以来传统的生活习俗和深层意识观念制约着猎民,即或是对新技术的接受,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于年9月曾到鄂伦春自治旗访问猎民,在其《内蒙古》一文中指出:“要改变一种陈旧的生活方式,那就要触犯许多传统的风俗习惯,而这种传统的风俗习惯对于一个古老的民族来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仅改变全部的生活方式会要遇到困难,据一位鄂伦春的老猎人说,甚至把狩猎用的弓矢换为猎枪这样简单的事情,也曾经引起反对,反对的理由是火器有响声,打到一只野兽,惊走了一群,而弓箭就没有这种副作用,但是新的,总是要战胜旧的。”

新中国成立50年来,鄂伦春族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鄂伦春族从游猎实现了全部定居;从单一的狩猎生产向现代生产方式转变,开始从事农业生产和多种经营;经济的发展,使鄂伦春族社会面貌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现代的鄂伦春人已不再相信神灵,过去一些不利于身心健康的禁忌早已革除。今天的鄂伦春民族已走出了深山,走向了世界,并以现代民族的崭新姿态走向21世纪。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13801256026.com/pgyy/pgyy/1206.html
------分隔线----------------------------